企业文明 ∠  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明 >
孙二娘夫妇身负多条命案为何还能长期开黑店当地官府也不查?
发布日期:2021-12-01 16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武松替大哥武大郎报仇,先是活剖了潘金莲,又刀割了西门庆,算是惹上了人命官司。

  但念在事出有因,且有自首情节,多少又跟县令有点交情,毕竟是自己手下嘛,随后,武松便被:

  武松三月初犯上人命官司,坐了两个月监牢,又走了二十多天路,到达孟州路时,已经是六月天了。就在这大路十字坡处,武松和两个公差遇到了一家黑店,险些被害,而黑店的主人正是张青、孙二娘夫妇。

  可是要知道,此处离孟州城不过一里路,张青和孙二娘夫妇怎么就胆大包天,敢在这里做人肉馒头,不怕官府来查呢?

  杨角风谈水浒系列第58期:孙二娘的黑店为啥能长期存在?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当地百姓拥护她!

  武松跟两个公差走到此地的时候,又渴又饿,从岭子上往下看,见到山坡下,小溪旁有这么十多间草房,旁边柳树上挂着个酒帘儿。

  几个人走下岭子,来到山岗前,正好碰到一个樵夫,于是问了下此处是何地,离孟州有多远?

  几个人也没多想,就一路小跑奔了过去,门口坐着等客人的,正是母夜叉孙二娘,见他们几人进来,还是相当高兴的。

  武松在吃孙二娘上的肉包子时,用手掐了一下,发现有些地方不对劲,于是随口问了一句:

  那问题也就产生了,既然武松都说了,江湖上很多人都在传言大树十字坡,客人是不敢从那过的,因为那里专门杀人做馒头。

  既然江湖上都已经传开了,这个地方又距离孟州城不过一里路,为什么却没有官府前来抓人呢?

  如果真是江湖上早就传开了,那么武松跟着两个公差在听到樵夫讲述这个地点时,就应该起疑了啊,又怎么可能会进去吃饭呢?

  二是,若江湖上已经传开了,那么作为一直在流浪的鲁智深,还有那个行走江湖的头陀,为什么也会进到这家店呢?

  况且此处又开在官道边上,离孟州城那么近,真传开了,人早就躲着走了,她们哪里去弄人肉做馒头卖?

  其实武松说的有关十字坡的传闻,极有可能不是杜撰的,他确实听到过类似的传闻。虽说,知道孙二娘开黑店秘密的人大都被做成了“牛肉”或“包子”,但也有例外啊,比如鲁智深!

  大家往往觉得鲁智深最后从大相国寺逃跑,都是林冲这个大嘴巴害的,人家救了他的命,他却背后出卖恩人,透露了鲁智深的身份:

  其实鲁智深自己也犯了同样的错误,在他跟杨志和曹正相遇后,他就讲了自己的遭遇。从拳打镇关西,到大闹桃花山,再到救了林冲的命,以及遇到了孙二娘的黑店:

  大家想一下,鲁智深碰到个陌生的杨志、曹正都会讲一遍自己的经历,他上了二龙山,会不会跟其他小头领们讲呢?

  会不会找出二龙山上的军师,做一份行走江湖指南,上面明确讲明,到了十字坡,一定要小心孙二娘?

  放心好了,水浒世界其实不大,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很微妙,凡是有一点点名号的人,几乎报上姓名,就能人尽皆知。

  大家想一下,林冲上了梁山才多久,他受王伦排挤的事,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。不仅阮小二他们知道,曹正他们也清楚,连鲁智深都知道王伦这人不行,宁愿承受风险去夺二龙山,都不愿意投奔梁山。

  想必鲁智深跟杨志夺了二龙山的事,早就在江湖上传开了,顺带把鲁智深的人生经历也得大表特表一顿。说不定二龙山的小喽喽还得夸自己家老大厉害,连十字坡的孙二娘都惧他三分。

  事实上,鲁智深占了二龙山之后,也多次派了小喽喽去招张青和孙二娘入伙,这还是张青跟武松亲口说的:

  二龙山跟梁山离得又不远,梁山又是柴进,柴大官人一手扶持加资助的,他的府上到处都是江湖人士。大家想一下,武松在他府上也住了很长一段时间,还跟一直跟梁山的晁盖有来往的宋江结拜了兄弟,难道就没听说过二龙山鲁智深的威名?

  如果说,在鲁智深和头陀之前,十字坡这家酒店是黑店,知道的人或许不多,但这之后,这个秘密也就保不住了。

  难怪周边打柴的樵夫,在给武松介绍的时候,特地提一下这个十字坡,非常“有名”。

  很简单啊,若是武松是江湖人士,听说过类似传闻,那么等于是提醒他,这是一家黑店,小心点。若是武松没有听说过这个传闻,那么这家店就是一家名店,你快去送死吧!

  这也导致,武松在吃包子的时候,跟两个公差完全不同,他是特意撕开一个仔细观察:

  那么,问题就变得更复杂了,孙二娘开的黑店位置很抢眼,官道旁边,来往客商很多,而且黑店的名声早已传遍江湖,为什么还能长期存在呢?

  实际上,这小子身上背着无数条人命了,属于人狠,话不多的那种。他之所以人送外号菜园子,并非是因为他爱种菜,而是因为他为了一个菜园子,杀光了整座寺庙的人:

  一座寺庙,还得请人打理菜园子,足可见这不是一家小寺庙,一口气杀光了寺庙里面的所有僧人,张青为啥没事?

  所谓的“剪径”,是一句黑话,听起来像是给花草修剪枝叶,其实就是劫道,拦路抢劫。

  别看张青跟武松 一个劲赔不是,若是武松不识抬举,非要跟他干,说实话,还真不一定能搞得定张青。要知道,整部《水浒传》108名“好汉”,像开局屠了一座寺庙的,还真没有,张青是独一家,落草的起点相当之高。

  其实,若仅仅如此,张青在十字坡这里还是混不下去,他也是摆出了一副随时跑路的姿态,之所以能混下来,关键是他遇到了贵人。

  这个贵人不是别人,恰恰是一直在十字坡大树这里混饭吃的孙二娘老爹,人送外号山夜叉的孙定!

  老汉老当益壮,一扁担就把张青拍在地上了,原来孙定年轻时也是干这一行的,这里其实是他的地盘。

  孙定的落脚点在城里,平时“做生意”的地方在十字坡,手握人肉包子秘方,并将这个秘方传授与张青,外搭一个大胖媳妇。

  等到张青掌握了整个人肉包子的进货、加工、销售、售后等一条龙服务后,又扩大投资,在十字坡帮夫妻俩扩建了十间草房的大酒店。

  正因为老丈人这种身份,毕竟他混迹江湖多年,道儿上的人也大都买他的账,知道这是孙老爹的产业,也不敢去惹事。

  至于官府这边,别忘了孙老汉是住城里的,城里还有秘密窝点,要想在孟州城内做生意,自然得打点好官府。

  一个有官府背景的蒋门神就把他赶跑了,零元转让费,整个快活林大酒店就成他的了。别忘了,施恩还是管牢营的,他老爹好歹也是当官的,自己就是警察,为啥不去抓了蒋门神,还自己一个公道?

  后来武松又干了蒋门神一顿,零元转让费又把快活林大酒店夺回来了,强大如张都监,也不是白道儿走不通,还得设计除武松。

  你看,官府的眼光都在油水多的地方,哪里会管什么十字坡,况且人家张青、孙二娘夫妇活儿干得漂亮,这么多年,就没有一个遇害人报案的。

  废话,能报案的人,都在案板上躺着呢,第二天就进了别人的肚子,他们咋报案?

  进了这家店,只要孙二娘想要他命,就算强大如鲁智深,如头陀,都得交代在这里。幸亏武松是打虎英雄,名声在外,若非如此,就算硬干,那么多小伙计外加张青,也够武松吃一壶的。

  而且,孙二娘的店也并非是逢人便杀,要是逢人便杀,那么她做的人肉包子,做的黄牛肉,水牛肉,卖给谁去?

  为此,张青也定下了规矩,比如僧侣不能害、穷人不能害、公差不能害等,只有特定的人群,他才会下手:

  一队人马过路的,他们是万不敢害的,只有落单的,又看起来富裕的,才会下手,为了就是确保消息不泄露。

  正所谓“民不举,官不究”,就算十字坡开黑店的消息早已传遍整个江湖,就算官府也知道他们家开黑店,但只要没有人报案,官府就懒得管。

  大家想想,连宋江这种押司都敢去给晁盖等人报信,朱仝和雷横也是一样黑白通吃,孙二娘的黑店必然也有保护伞。这个保护伞的势力还很强大,她们这家店也硬是开到武松都去了二龙山了,还坚挺了好一阵。

  但,这些都是表面现象,真正支撑这家店开下去的人,恰恰不是什么官府里面的保护伞,而是当地的老百姓!

  一个就是直接卖给类似武松这样的过路人,另一个就是张青说的挑到村子里卖,其实还有一个,那就是挑到城里去卖。

  张青、孙二娘夫妇凌晨起早剁肉,离孟州城就一里路,正好赶在孟州城开门时,去卖个早市。

  当然,生意传到张青这一代,他可能也怕进城,选择了去村子里卖,而且是天天都去。这也证明,他们家的牛肉生意相当红火,连鲁智深邀请他们去山寨当头领,都拒绝,足可见利润之丰。

  但随着当地老百姓对廉价牛肉的需求量增长,孙二娘的店已经供不上了,你看她毒翻了武松后说了啥?

  这也表明,她们家的食材也不多了,三个人当食材,也就只够卖两天的肉馒头,就没了。

  再到后来,孙二娘的店都开了好几家分店了,食材更加供应不上了。毕竟十字坡的黑店名声在外,光靠守株待兔已经等不来食材,没办法只能到别处开了好几家分店,并让伙计们满山去抓人。后来武松血溅鸳鸯楼之后,就被捉了啊,还是张青跑过来救了他,还给武松解释,怕他们错抓了你:

  如果仅仅是图财害命,卖肉包子是顺带的,那么他们根本不会满山去抓人,在她们眼中,人肉才是最值钱的,足可见牛肉生意红火到什么程度了。

  人都不傻,当地人估计也清楚,自己吃的肉,究竟是什么肉,可惜在水浒世界,好多人都吃不上饭了,能吃上物美价廉的“黄牛肉”,还不得感谢张青,孙二娘夫妇。

  (话说这孙二娘就是《神医喜来乐》里面的喜夫人啊,我怎么看,怎么出戏,哈哈。)

  所以,孙二娘的黑店之所以能长期存在,当地人才是她们最大的保护伞,要是有人来调查,他们还会说一声,哪里是什么黑店,那可是一家良心店!

  我叫杨角风,换一种视角看水浒,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乐趣!喜欢就请关注吧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Power by DedeCms